三门峡崤山男科医院专业的治疗包皮的综合性医院,被评为三门峡最好的包皮医院,三门峡最好的医院之一!
包皮医院在线咨询热线: 医院主页

您当前的位置:三门峡男科医院 > 妇科 > 妇科炎症 > 阴道炎 > -正文

18年霉菌性阴道炎对我的骚扰

点击数:次 发表时间:2009-09-17 12:39 来源:三门峡男科医院
今年我已经三十岁了,菌性阴道炎也一起陪伴着我走过了18春夏秋冬。如今,我已经完全摆脱了菌性阴道炎困扰。从此健康的人生又可以重新开始。 事情大概发生在我二十一岁左右,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外阴奇痒无比,痒得夜里连觉也睡不着,白带呈豆腐渣样。找到妇科

 

   今年我已经三十岁了,菌性阴道炎也一起陪伴着我走过了18春夏秋冬。如今,我已经完全摆脱了菌性阴道炎困扰。从此健康的人生又可以重新开始。

 

  事情大概发生在我二十一岁左右,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外阴奇痒无比,痒得夜里连觉也睡不着,白带呈豆腐渣样。找到妇科医生,诊断为霉菌性阴道炎。医生给我开了一些冲洗和外用的药,我看了一下,冲洗的药是碳酸氢钠溶液,外用的是制霉菌素片。用过之后,很快就好了。可是,从那时开始,霉菌这个小恶魔似乎就缠上我了,隔不多久就患一次,奇痒,但白带并不是每次都呈豆腐渣样。

 


  找来一些相关的书看,知道霉菌的种类很多,就是由霉菌感染引起。其发病率已高于于滴虫性阴道炎。医学上把霉菌感染称为是念珠菌的感染,因此霉菌性阴道炎也称念珠菌性阴道炎,多见于幼女、孕妇、糖尿病患者,以及绝经后曾用较大剂量雌激素治疗的患者。在阴凉潮湿的环境下容易繁殖,我就特别注意将我的短裤内衣晾在太阳下曝晒,或者,每次洗过内衣后都用消毒药水浸泡。这样,虽然次数没那么频繁了,但有时还是会莫名其妙地患病。去医院觉得实在是烦了,就自己看书学习。知道碱性环境可以抑制霉菌的繁殖,我去药店买来碳酸氢钠溶液或洁尔阴洗液,制霉菌素泡腾片或者达克琳等药物,自己上药、冲洗。刚开始,效果还是不错的,往往几天后症状就控制了。然而,过不多久,就又会患病。最可怕的是,曾经很有效的几种药,只要用过一两次后就都没有效了,小霉菌似乎完全不怕它们,一边用着药,那霉菌繁殖的速度依然是那么快,往往晚上刚刚有一点感觉,到第二天,已经又肿又痒无法忍受了。

 

  西药没效了。难忍的症状,加上药物都失去效力,使我变得焦虑不安,坐卧不宁,甚至非常绝望,因为不知道用什么药能治住这些小霉菌,不知道还能不能治好我的病?我便找到一家中医院。一位女医生给我开了一些中药,其中主要成分是蛇床子、地肤子、冰片等几样。医生让我将药熬好后口服的同时,还用中药水坐浴,浸泡外阴15~20分钟。我每天要煎药坐浴好几次,每次都要浸泡30分钟以上,说不出有多麻烦,特别是冬天,过不了几分钟药水就凉了,暴露的腿和臀部得冻上好半天,可为了治好小霉菌,再大的麻烦也是小事。

 

 


  这一次用中药治疗效果非常好,有好几个月没患病。我想,中药是第一次用,对小霉菌来说是卒不及防的新式武器,当然效果好。

 

 


  什么原因导致反复感染霉菌

 

 

  不久,我们搬到了长沙。长沙是一个气候很不好的城市,春秋冬三季非常潮湿阴冷,经常下雨,而且一下雨就连续半个月一个月,冬天即使有太阳也从来不会艳丽热烈,而是淡淡的一点阳光,阴天时衣服晾上一个星期不干是常事,如果遇上连雨,那半个月也不干,因为整个房间都是潮湿的,窗玻璃上都挂满了汽水,睡的被子也是湿湿的,这样的湿度,衣服怎么能干啊!霉菌当然喜欢这样的环境。为了防病,彻底将霉菌杀死,我每次都会将洗干净的内裤和毛巾煮沸消毒,浴盆也要用开水烫。这样,虽然能减少霉菌感染的次数,但有时还是免不了患病。

 

 


  医生告诉我,患了霉菌性阴道炎,夫妻要同治。于是,当我又一次感染后,我在治疗的同时,把医生的话说给丈夫听,动员了好久,他才同意用中药泡外阴。连泡了好几天,我想,应该没事了。但我照样容易患霉菌性阴道炎。丈夫是个怕麻烦的人,说什么也不愿再治了。他说:我又不痒又不疼,肯定没问题。不过,从那以后,因为我特别紧张,他算是体贴我,我们在一起时,他要么带安全套,要么体外排精。这样,我感染霉菌的几率似乎要少一些,但依然还是时有犯病。

 

 


  医生又告诉我,说霉菌性阴道炎要连治三个疗程,通过化验治愈了才能停药。我严格按医生的要求做。结果,过一段时间,不知道是在哪个环节上有疏漏,依然又感染了。

 

 


  为什么我会经常患霉菌性阴道炎?我一直在思索和研究着。我非常注意个人卫生,这一方面的原因不存在。从书上得知,糖尿病人抵抗力低下,因为糖多使阴道环境酸性增加,霉菌易繁殖。我去医院查了一下.没有糖尿病。那么,除了居住环境太潮湿,究竟是什么原因使我容易感染霉菌呢?

 

 


  有一次,我从一本书上了解到,肠道有大量霉菌存在的女人,就容易感染上霉菌性阴道炎。我恍然大悟:对啊,女人的肛门与会阴离得很近,当然很容易感染霉菌!而我曾经因为肺炎,长期使用过大量抗菌素,这很容易导致肠道菌群失调,使肠道产生大量霉菌。也许这就是原因?我想,那次我在用中药洗浴的同时口服中药,效果还不错,可能就是因为中药杀死了肠道的霉菌,所以有好长时间没感染。

 

 


  从此,我大便后都必洗会阴。与霉抗战,我真是想尽了办法啊!

 

  一段时间后,我第N次感染霉菌性阴道炎。此时,中药似乎也不那么灵验了。我怀着愁闷焦急的心情去一家妇科医院。当我说了情况后,医生给我开了一种叫斯皮仁诺的新药,很贵,据她说吃两次就好了。吃了两次后果然症状控制了,又吃了几次巩固了一下。和别的药一样,刚开始时效果不错,可是,反复用过几次之后,也产生耐药性,不管用了。

 


  我原以为,通过口服药治疗,就会将肠道霉菌都杀死,以后就根治了,可为什么口服抗霉菌药以后还是不能一劳永逸呢?后来我终于明白:肠道的霉菌是不可能都杀死的,只是量的多少而已。如果饮食中有大量酸性食物摄入,或糖摄入太多,改变肠道酸碱度,或服用抗菌素,都是可以使肠道霉菌增多的。难怪!

 


  但我想,每个人的肠道都是有霉菌的,为什么别人不像我这样容易得霉菌性阴道炎呢?我对霉菌的抵抗力为什么如此低呢?是我身体里缺少一些什么东西,才导致这样的吗?缺的又是什么呢?

 


  探索适合自己的抗霉策略

 


  2000年,我出差到北京住了几个晚上,突然爱上了北京:这里气候干燥,很少下雨,无论什么季节,晚上洗的衣服,第二天早上就干了。于是,2000年底,我们全家搬到北京。

 


  我想,北京干爽,说不定可以从此让我摆脱霉菌的困扰呢?

 


  果然,到北京后,霉菌性阴道炎的患病次数少了许多。不过,9年里,我还是患过五、六次,而且症状还比较重。夜里难受得整夜睡不着觉,最糟的是,吃的药,上的药,洗的药,湿敷的药,中药西药等等,似乎能用的药以前都用过,早已产生耐药性了。那还有什么药能控制住我的病呢?我又焦急又绝望,下半夜起床上网查找哪里能治,结果,还找到了一家妇科医院。

 


  第二天一早,我赶到那里,刚好遇上的是一位妇科主任,她温柔而善解人意地说:“我知道,霉菌感染似乎不算大病,但非常难受,让人坐卧不宁,焦燥不安,又不好意思说,心里压力很大。”

 


  我一下就觉得这位医生真好,能理解我的痛苦和焦虑的心情。我跟她说了我这么多年的情况,急切地问:“您看我这种情况还有药可治吗?”

 


  “能治,你放心。”接着,她给我进行了冲洗,还开了抗霉菌的静脉注射药氟康唑。

 


  呵呵,治小霉菌还要打吊针,对我这个老患者来说还是新事物。

 


  到底是第一次用这个药,效果非常好,当天晚上,症状就减轻不少,连用三天后,病情就控制了。不过,这回治小霉菌,钱花得不少。

 


  后来又患过两三次,每次刚有点症状,我就赶忙去那家医院,尽快用氟康唑。渐渐地,氟康唑的时间要用得长一点才有效了,有时要一周左右才能治好。可见,耐药性又产生了。

 


  在我的极端严密防护之下,这之后大约有一年多我没受到小霉菌的困扰,这让我很是沾沾自喜。

 


  2008年秋天,我到南方出差。在宾馆我非常小心,睡觉连衣服都不敢脱,怕沾染上南方的霉菌。回家后,因为太累,就让老公帮我洗衣服。平常我洗衣服时,内衣是一定要手洗,而且还要消毒的,可老公却懒懒地将所有衣服都放进洗衣机。结果可想而知,很快,霉菌就以迅猛之势向我袭来。没办法,只好又去那家医院。当然,治疗方法还是同样的。这次就不怎么灵验了。怎么办?医生也说没有别的更好更新的药了。

 


  无奈,我只好换了一家医院,一位很有经验的医生接待了我。她听我说了这么多年患病史后,笑着说:“我也没有把握说肯定有效,咱们中西医结合试一试吧。”在医院进行了冲洗和上药治疗,开了针剂,又给我开了黄柏、黄连、地肤子、蛇床子等中药让我回家煎汁冲洗泡浴,又告诉我心情不要太紧张。就这样,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治疗,症状控制得差不多了,但总觉得偶尔还是有一点轻微的痒。

 


  我上网查找各种有关霉菌性阴道炎的病因,预防和治疗方法。原来,霉菌性阴道炎的患病,除了我们知道的一些原因外,还可能与体内的激素水平有关系,也可能是缺少某些物质,或者糖代谢不良,使阴道酸度增加。我又偶然看到,维生素B6参与体内糖元的代谢。

 


  那么,如果我补充维生素B6,会不会有好处呢?反正吃点B6也没坏处,于是我就每天早晚各吃两粒,结果不到三天,那种微痒的症状就消失了。此后,有几次,可能是短裤没消毒,刚刚有一点外阴微痒时,我就赶快吃B6,结果不仅没有像以前那样迅猛地发展起来,症状还很快消失了。于是,我坚持每天吃两粒B6,这两年,我再也没有感染过霉菌性阴道炎,也不像以前那样“草木皆兵”,紧张兮兮的了。

 


  除了吃维生素B6,我还发现,如果外阴有轻微痒感,疑似霉菌性阴道炎初起时,在饮食上也要特别注意,不能吃太多酸性食物或甜食,比如甜米酒之类。当然,酸奶除外,而且平时还要多喝,因为酸奶中含有大量肠道所需要的正常菌群,其代谢产物可以抑制肠道霉菌的繁殖。

 


  18年与霉菌性阴道炎的相处,我终于找到了对付它们的一些办法,还有一种小小的武器,它就是普普通通又很便宜的维生素B6。
 

  小编提醒:由于霉菌性阴道炎的复发率特别高,因此,人们必须严加防范,并及时予以治疗。

如有男科问题,请点击→

三门峡男科医院

(责任编辑:admin)
三门峡男科医院
三门峡男科医院
三门峡男科医院

想了解更多相关信息,请致电 或来院与专家面对面进行沟通,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并为您

的隐私保密。 我院地址:三门峡市同丰西路258号(一醉宾馆对面)点击查看公交线路

乘车路线:7路、58路、23路至市政府向北100米;3、9、16、109、122路至太平洋保险向东200米

返回主页
潘伟芬
张圣琴
最新热门文章
医院简介
三门峡崤山男科医包皮是重点品牌科室,和男科同被被为五大满意爱心科室之一,上海高级专家协会授予患者满意率达到99%。“最新男科诊疗成果示范基地”,“规范化诊疗权威机构”。 来自上海的瑞金医院、第一人民医院、地位人民医院、上海华东医院、上海仁济医院等名医团队长期加盟崤山男科医院;拥有国际领先的诊疗设备,如国际新型腔道介入治疗

>>>查看详细

科室介绍
 三门峡崤山男科无痛人流,是我院的特色科室。作为三门峡高起点、高品质的专业包皮,它是在生殖健康意识淡薄,专业包皮稀缺,而社会、家庭又迫切需要的大背景下应运而生的。它的诞生是三门峡市乃至江苏医疗市场专业治疗包皮疾病的一个里程碑,揭开了男科医疗史上崭新的一页。 院包皮,是三门峡市首家完全和上海技术接轨的包皮,是上海退(离)休高级专家协会医药卫生专业委员会唯一定点合作机构。临床应用中,针对女性宫颈炎、阴道炎、盆腔炎不同特点,专家们因人、因时、因地、因病、因症特点,结合国际先进的治疗技术,治疗上实施个性化的治疗方案,对患者进行全方位多层次的系统治疗

>>>查看详细

专题展示

无痛人流

包皮炎症

宫颈疾病

不孕不育

无痛人流
包皮炎症
宫颈疾病
包皮肌瘤
不孕不育